中文 English
西行漫记——IMTI学员AMS美国年会之行 2017-12-26

3月8日至12日,IMTI学员在圣地亚哥参加了美国AMS年会。3月13日至15日在波士顿拜访了IMTI讲师李坤珊老师和她所在学校。

 

此行缘起去年夏天我们正式开始了在IMTI的学习。蒙台梭利对于我来说,是一位偶像,她创造的教育理念和方法,是与孩子产生自然连接的纽带。去年秋天,有做蒙台梭利老师的朋友打算参加2017年美国AMS年会,并鼓励我同行。当我跟IMTI同学说起这个想法的时候,惊喜地得到了几位同学的积极响应。之后,我们就开始了出行的筹备:确定行程、会议报名、申请签证、买机票和订酒店、联系参观学校……

 

今年3月初,终于踏上了美国的土地。7日,我们到达年会举办城市圣地亚哥,这里是一个有着地中海气候的海滨军事城市,距墨西哥边境只有20公里。她迎来了3000多名来自美国本土和海外的蒙台梭利人。对于第一次参加年会的我来说,有种找到组织的兴奋、自豪、快乐和踏实感。当看到很多年长的与会者从容的举止和安详的神态时,更让我觉得蒙台梭利教师是一个快乐的、可以终身从事的职业,AMS是一个让人有“家”的感觉的社团。

 

由于今年参会的华人增多,年会首次增加了中文前导会和中文同传。这说明了蒙台梭利在华人文化中的发展,以及在国际蒙台梭利社团中被重视程度的提高。Alice Renton在开幕式上讲了蒙台梭利在拉丁美洲的发展,也让我们看到了蒙台梭利与一种文化相融合所要经历的过程。这也是中国蒙台梭利人正在面对的课题。美国纽约时报记者的演讲主题是“Why your student should care the world and change it?”我认为,当我们希望孩子关注世界并去改变它的时候,首先自己要有国际视野,然后要有不断改善的愿望和努力。这就是我们常说的“要给学生一杯水,老师要有一桶水”的道理和身教的力量。

 

年会上的讲座内容非常丰富,每个时段(七十五分钟)有十几个讲座可供选择。我们常常出现选择困难的情况,这个很实用,那个很有趣……哪个都想听,但选择只有一个。最后的方案是我们分工合作,各自去听不同的讲座,然后分享。年会还安排了参观学校、学生艺术作品展、教具展和最新学术成果。在这次年会中,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几点是:

1.蒙台梭利在美国发展的时间比较久,他们的研究和实践都已经达到了相对成熟和深入的阶段。

2.教学有机地与生活和自然相结合。比如孩子到大自然中的体验,教室中自然元素的融入等。我们参观的教室当中就放了一个大铁笼,上面站了一只大鹦鹉。

3.教学设计的思路灵活、开放。比如梵蒂冈西斯廷教堂天顶画的作品将艺术、历史、建筑、社交多领域融合在一起;墨西哥亡灵节主题活动让孩子更自然、轻松地面对死亡。

4.艺术(音乐、美术)在蒙台梭利教学中的应用。比如美术的原材料、颜料、画法的多样性,以及与各区域工作的自然结合;民族音乐将本土文化、音乐、语言、身体律动相融合。

 

年会结束后我们对角线穿越美国,从温暖的圣地亚哥飞往依然寒冷的波士顿,为的是拜访去年IMTI语言讲师李坤珊老师,并参观她工作的学校Harborlight Montessori。非常不巧的是,赶上了今年当地的最后一场暴风雪,第一天所有学校停课。恶劣天气挡不住我们的脚步,冒着暴雪经历了一场惊险难忘的哈佛和麻省理工参观之旅!第二天的参观提前安排好了日程,但是一大早李老师告知学校因停电又停课了,孩子们不上学,但是我们可以去参观学校。我们到达的时候,李老师、校长和教学主管已经在大厅等候了。这次参观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

1.尊重与自由。它包括对老师、对孩子的尊重。"Only One You"的画作张贴在大厅显眼的位置,“独一无二的你”展现了社会对人的个性的尊重。AMS具有很强的美国特色,它尊重老师的个性。每个班级都可以按照老师的个性自由发挥,只要你的所作所为在学校管理的底线之上。

2.学校提供小婴班到中学的课程。幼儿园3-6岁有五个班级,一个中文班、一个西班牙语班和三个英文班。李坤珊老师的教室整洁有序,教具丰富完备,与孩子的互动性很强。儿童瑜伽、数学延伸工作、语言的教学体系都是班级的闪亮点。可惜只有半天的参观时间,没办法把每个细节弄清楚,非常遗憾!

3.关注特殊需要的儿童。我们在李老师教室的阅读区发现了很特别的小折叠椅,原来这是给好动的孩子做圆圈活动时使用的。同样用于圆圈的还有,李老师巧妙地把布制书皮用作双膝套,孩子的小手可以在里面自由活动。以及可以满足孩子“牙齿不断咬”需求的咬咬棒。这些方法都遵从了“疏导而非禁止”的原则。

4.最后说说李坤珊老师,这也是对我影响最大的一点。作为一位留美博士,仍然坚守在教学一线。在“学而优则仕”的传统认知里,是无法想象的。这种榜样的示范,或许会让在这条路上行进的我们更脚踏实地,在浮躁的环境中多一份淡定和坚持。

 

参观李老师的学校真是好事多磨,而且保有遗憾,不过也为再去拜访提供了充分的理由。3月16日我们经由冰雪漂浮的北极,跨越东西半球,17日回到了亲切温暖的北京。

唐僧历经17年西天取经,回到大唐长安后,在大慈恩寺译经传法。相比之下,为期十多天的AMS西游之行,只是漫漫取经路的启程,因此只能浅谈。我认为出去学习,是开阔眼界、打开思路、借鉴经验。然而,当我们回到自己的学校,面对日常教学的时候,仍然需要探索出适合自身社会环境、家庭环境以及孩子状况,融合本土文化的教育方式。

 

我们一直在路上!

文章来源:IMTI 2016级学员,德泮童年馆教师,陈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