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开展生活的能力——浅谈蒙台梭利日常生活教育 2017-12-26

终生教育的基础

提到日常生活,一般人总认为生活嘛,再简单普通不过了,迫于需要时,学学就会了;不会时由大人代劳即可。于是,许多父母忽略“生活”这个关乎一生最重要的课题。人们背道而驰,追逐与生活无关的学习,使孩子逐渐脱离真实生活,丧失生活的应变能力。 

 

缺乏生活能力的孩子,进入小学后,不仅您必须与孩子的生活大抗战,影响亲子关系。当然, 有些父母由于吸取了教养心知,也能从小教导,要求孩子自己穿脱衣裤,帮忙家务等。不过,真正了解这门教育的意义与重要性的并不多,以致错失陪养孩子的学习态度与方法,和良好生活习惯的最佳良机。

 

以教孩子【穿衣服】为例:一般父母大多是快速,不耐烦的教导几次后,便让孩子自己去穿。父母只要求孩子能独自穿衣服就好了,似乎从来没有好好观察、教导孩子如何穿?等到发现孩子的扣子扣错了,衣服没穿好,不是责骂,便是帮他做。如此下来,孩子不仅没有学会穿衣服的正确方法,更因为屡做不好而丧失学习动力,或为求敷衍了事而草率马虎。

 

蒙台梭利教育中的【穿衣服】练习,可就大异其趣了!老师动作轻缓、明确的示范如何辨认衣服正反面,先穿左手,再穿另一手,对齐两边衣襟,扣子与扣眼一对一对齐,由下往上扣,照镜子,稍作调整。

 

经过这样的学习,看看孩子学到了什么?他不仅单纯的学会【穿衣服】,更促进了手眼协调的发展,同时在扣扣子中也学到一对一对应,做为数学前的准备。

 

由此看来,蒙台梭利日常生活教育和单纯培养生活习惯是不同的。

 

早在一百年前,蒙台梭利即得到的肯定并重视日常生活教育,而以此为蒙台梭利教育的基础。她强调必须提供一个真实的环境,放置真实物品,经由引导,让孩子在感官与动作的铭感器内,养成自发性的生活习惯,并藉由活动的结构性,使孩子内化学习的方法:比较、分类、组合、归纳等逻辑性思维;而工作中所带来的专注力、独立性、成就感、更能让孩子享有学习的兴趣,进而向卓越的自我挑战。如此,藉由日常生活练习,不仅满足孩子的内在需求,也培养了自理能力,更获得专注力、秩序感、协调力,为其终生的学习和生活奠基。

 

 

教育在生活中

参观过蒙台梭利教室的人,不难看到有的儿童在照顾小动物,有的正分享刚沏好的茶水,也有人专注地【转】着瓶盖,或是二、三个人正在捡拾打翻的绿豆仁……没错,这些正是【日常生活区】的练习内容,也是每个人从小到大都需面临的日常琐碎。

 

在蒙台梭利的教室里,孩子生活周遭的熟悉事、物都被当作教材,成为一项项可以自由选择的工作。它大致分为四类:照顾自己、照顾环境、生活礼仪、动作协调。

 

01

照顾自己

帮助孩子学会【照顾自己】的活动有:如何使用衣饰框(教孩子如何扣扣子,拉拉链,系蝴蝶结等)、刷牙、洗手、穿脱衣裤等。透过孩子生活中最熟悉、基本的动作,来完成他们能力所及的事,不仅能学习关心自己,照顾自己,也能培养自信和负责的个性,并促进其专注力、秩序感及动作协调的发展

02

照顾环境

擦桌椅、扫地、擦镜子、布置餐桌、照顾动植物…..等是【照顾环境】的活动内容。借着者这些工作,孩子不但能培养对环境的喜爱与关心,养成重视秩序、整洁的生活习惯,也能协调肢体,使肌肉获得充分发展。

03

生活礼仪

幼儿是社会的一份子,必须学习得礼的礼仪,使其实际运用于生活中,以适应社会群体生活。蒙台梭利教室里的【生活礼仪训练】内容包括:打招呼、门的开关、起立坐下、洗手间的使用、递交物品、用餐礼仪等。其目的在培养幼儿优雅仪态、良好习性、并学习尊重、体谅他人,不但能建立良好号人际关系,也能培养孩子的观察力和语言表达力。

04

动作协调

蒙台梭利认为日常生活的各种活动都必须建立在良好的基本动作训练,即小肌肉的动作协调练习,包括抓、倒、舀、夹、剪、切等手的工作。

 

这些工作的设计都符合了学前孩子的喜爱:玩水、抓取东西、搬运物品、剪贴等。蒙台梭利将它们分解成一段段精简、有序的动作,透过具体物,让幼儿经由不断反复练习来训练手指、手腕及手臂的精敏,并籍此培养孩子的秩序感、专注力。

 

除了小肌肉的动作协调练习,蒙台梭利动作教育还包括大肌肉的肢体控制。藉由动作协调和肢体控制的动作教育,孩子将如同蒙台梭利说的【能够随时以完美的动作,去完成内在自我所发出的命令。】

 

生活的行动者

虽然,蒙台梭利将日常生活当成教材,设计成一项项的工作,但不要误以为日常生活教学是摆放在教具架上的教材,而是透过反复练习,将所学得的技巧,内化为日常行动的内在引导。因此,孩子不只学会如何倒水,也知道家有访客时要倒水请客人喝;他不只学会扫地,也会在不小心倒翻实物时,懂得如何处理。

 

蒙台梭利说:【唯有透过行动,才能表现出更高层次的生命。】经由日常生活教育,我们帮助孩子开展充沛的生活能力,成为生活的行动者,使其在往后的人生中,能尽力实践有价值的生命。

 

本文摘自【蒙特梭利双月刊】23期